查看: 86|回复: 0

紫阳的印象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6-8 20:2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对紫阳的石板街还有些向往,源于贾平凹的那篇《紫阳城记》,一直想光着脚片儿,缓缓的走在紫阳的石板街上,感受那丝丝的凉意自涌泉穴传至心经,导入脑神经,不觉得多么的富有诗意,只想让生理器官感受这种自然的物理。。。
       当然对紫阳的女人还是有些了解,紫阳的女人皮肤好,通常在脑海里出现这样的画面:就是三五成群的采茶女子,左臂挎着篮子,翘起右手的拈花指,在茶树上灵巧的跳来蹦去,欢歌笑语,篮子里的小茶山渐堆渐起,灵巧的身姿在茶园里蝶飞蜂舞,来去穿梭。。。谧静的茶园里弥漫了璀璨的茶语。说到这儿,记起了方英文的《紫阳腰》有这样一段话 “一个女子采茶,那臂腕那秀发那随风起伏的薄衫,动而态之狐狸般妖娆,直要扑过去骚个情!可是你得下山,然后再上山,等你气喘吁吁爬到女子脚下,没准人家正跟别个后生亲嘴哩。怎么办?赶紧喊山歌勾她!山腰上长大,就如此这般的,人人成了好歌手。”这是对紫阳采茶女子的赞美,硬生生的把一个俊俏淳朴,活泼素面的女子写成了妖艳调情的异域女子,作者也是陕南人,应该对陕南的女子有所了解,当然这是对紫阳女子的赞美,只是赞美的不大对头。
        同样对山野女子的描写:来看看沈从文老先生在《边城》里对翠翠的赞美“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,把皮肤变得黑黑的,触目为青山绿水,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。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,为人天真活泼,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。人又那么乖,如山头黄麂一样,从不想到残忍事情,从不发愁,从不动气”。沈老先生把翠翠写成让人既怜又爱的小兽物,她的美是清新的,大自然赋予湘西山野女子特别的美,闭目人在脑海,睁眼人在眼前。方英文把紫阳女子写的那般摸样,让人哭笑不得。
         似乎是说远了,其实,陕西有的是文学泰斗,路遥和平凹,还有陈忠实。
     今天老公说去紫阳有些生意上的事,邀我同去,说放假高速不收费的,我们一家还有外甥女带着孩子五人出发了,第一站到芭蕉,已经下午一定多了,太阳出来了,蒙蒙忽忽,秋风一吹还感觉有点冷,两个孩子喊饿了,这一喊我们大人也觉得饿了,就说找个饭馆吃点饭,在芭蕉街上来回的走没见饭馆,一问才知道自从撤乡并镇后,芭蕉是个村了没有饭馆的。我们只好没点泡面对付,两个个孩子吃的可香了,看着孩子们吃的就起劲儿,我们也高兴的吃了。
       办完事后接着下一个目的地——髙滩镇,沿着省道走了20余公里到达髙滩,先要过一个洞子,这个洞子一半是就山势挖的,一半是人为用石头砌起来的,有种原始的味道,不自觉的想起了北京的山顶洞人,过了洞子,就到街道了,比芭蕉要热闹些。像个集 市,办完事后,准备下河去捡石头,孩子们又喊饿了,要到县城去吃饭,因为一路上都没见到农家乐,老公说这里的石头好,上次就是在这儿捡的。孩子们也来兴致了,我们一起下河捡石头,很多的石头都有好看的花纹,可惜色泽不够明亮,模糊昏暗,白颜色的图案就像的鸟屎滴在上面,好像用指甲一扣就掉了。感觉不真实,我们最后看了又看,还是没有带回来,留给懂他的人去识她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 近五点我们从江边回来,都饿了,儿子说蒿坪的那个餐馆菜的味道不错,我们只奔蒿坪,路过紫阳我都忘了还有那条石板街。
         等到了那家餐馆,一看关门了,重选隔壁的一家,不是农家风味,是酒店的做派,上来的菜满碟子都是红油,看着就没胃口了,老想着“地沟油”的这个词儿,问老板要了一点豆腐乳下米饭,饭还是填饱了肚子,不竟又回味起汉阴漩涡的农家菜了。。。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新上海shlf1314论坛|上海油压419  

GMT+8, 2021-10-17 06:09 , Processed in 0.068039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by moke8

返回顶部